媒体

【中国报道】南京农业大学90后硕士情侣把“家”安在常熟董浜田头

2018-01-22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党委宣传部

中国报道讯(通讯员许天颖 记者 梁成金)有人说70后很多是工作狂,80后用世俗的成功来衡量自己的一代,90后被兴趣驱动,他们更注重生活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他们跟着兴趣走,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我不知道这样分类有没有道理,但至少在董浜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我看到了这样一批90后。

看到李中奇时,我一点都没和南农大细菌分子生物学硕士的头衔联系上,满身泥巴黝黑的皮肤,一个务农小伙儿。“我自小从农村长大,与农业打交道,上大学之前一直有一个农场梦,研究生结束后我就开始找工作,我对工作的要求是能让我自己锻炼一段时间,然后可以自己创业的公司,就来到了南农大常熟研究院,刚好也符合我的要求。归根到底,还是热爱与农场梦。”

李中奇说他创业的动力是要打造微生物种植模式,让农业少用化肥、农药,减少农残,恢复土壤,让农产品更安全、生态……“我学的专业是生防与细菌分子生物学,通俗的讲就是微生物肥料一块,所以我创业的动力就是我要打造微生物种植模式,让农业少用化肥、农药,减少农残,恢复土壤,让农产品更安全、生态,同时也要有配套的种植品种和营销模式,这种模式不仅能让自己成功,也要推广给周边农户,让农民种的有价值、有尊严。在探索阶段会贴钱也会艰难,但我想只要坚持,终有一天会成功!”

问他念了这么多年书结果来种田了,家里人同意么?他说家人不是很支持,但是他决定了父母也不会反对,在他比较忙或者缺少资金的时候,父母还是会过来帮助或者给予资金支持。

跟他一起来到常熟的,还有女朋友宁云霞,宁云霞也是南农大硕士,在校期间也是专业内的佼佼者,两次拿到一等奖学金,毕业后和李中奇一起来到常熟研究院工作。工作之余,两人把时间都留给了大棚里瓜果蔬菜。

“在我选择创业的时候,她给了我最大的支持,不仅在农活上帮忙,在合作社的材料整理和管理上也不用我操心,而且和我一起吃住在地里,冬天冷夏天热,和我一起过着艰苦的日子。更重要的是她总是很相信我,相信我一定能把农场搞好。”李中奇告诉记者。

记者:你办农场的理念是什么。

李中奇:对于农场,我采用微生物种植模式,会让农产品更安全、生态、健康,然后通过农产品电商和农产品微商等模式去营销。 

记者:你对农场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李中奇:未来我会将农产品做的精细化,将一种农产品做到极致,并形成相关的技术规程,技术主要来源于自身的学习和与高校合作等。今后农场的功能并不会是单一的种植,它应该是集种植、养殖、休闲观光、科普示范,甚至餐饮等的综合型农场。

问他会不会在常熟长久工作生活下去了,他放下手里的菜苗,笑着说:“是的,我们已经在这里安家了。”我问房子买在哪里?他手一指:就是大棚边上的几间,自己建的。“呵呵,有人问我后悔选择这块地吗?我的回答是不后悔,我就错在把心留在了这片土地上,然后把家安在这里,没有了反悔的余地。其实目前对于我俩来说,都觉得生活还不错,现在住的虽然不是房,但是家。”

农场在天气条件好的时候,在春秋两季会种些一些比较适合走电商平台的蔬菜,比如樱桃萝卜、樱桃番茄、黄金小玉米等。李中奇和他女朋友每天除了在研究院上班,就在地里干农活,小到除草打药,大到建棚修水管,农场里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回老家发展而是留在常熟,我的回答也很简单,在老家,我生活了二十几年,我连村长是谁都不知道,在常熟,我只来了一年,村领导、镇领导、市领导、农委、植保站、作栽站等等的领导我认识了好多,还有好多市领导也能叫上我的名字,这就是常熟对农业发展的重视程度,也是对常熟农业状况最好的反应。常熟农业的发展也是全国名列前茅的,尤其是智慧农业和节水灌溉的覆盖,这里是我见过的,政府对农业关注最大的城市。”李中奇自信地告诉记者。

在李中奇20亩农场的隔壁,还有三个大学生来这里创业,耕种着另外20亩地。

季志奇,史东铭,蔡明品三个来自于苏州农业职业技术学院16届设施园艺专业,他们的老家分别在遥远的甘肃与广西。看到他们时,感觉都还是孩子,稚气未脱的学生样子,一身泥巴让人心疼。

但是父亲并不理解小史的选择,总说怎么念完大学就跑去乡下做了农民,赔钱不说还自讨苦吃。心里其实不舍的,是看着城市中长大的儿子在外吃苦。

毕业工作一年后,小史拿着一年的收入和以前预存在家人那里的压岁钱,辞职开始了和同学在常熟的种地。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让他回老家,说他浪费青春,说他对家人不负责……小史后来才知道父亲还因为这事心脏病发作在家休养了2月。

记者:你们创业团队几个人?

史东铭:三个人。

记者:在田里干活儿的几个人?

史东铭:三个人。

记者:那就是只有6个人种这20亩地? 

史东铭:不是,就三个人,总共我们仨。

记者:那你们挣到钱了吗?

史东铭:没有!还贴钱。首先大环境下,种植行业太容易受气候影响。一开始我们核算过会有一个赔损期,只是没想到现实情况更严峻。但我们依旧选择坚持,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虽然目前在赔钱,但我们在赚经验。政府给我们提供了免费住宿,地里有蔬菜,养有鸡鸭能下蛋,除了买米和生活必需品,我们可以无限压缩一切开支开源节流。

就这样,三个90后青年在农庄夏天种水果番茄、刀豆、甜瓜,秋季种玉米,冬季种草莓,樱桃萝卜,西兰苔……每天进行着基本种植管理工作,记录种植数据,把关产品质量口感……

“健康自然可持续使我们的种植理念,很多消费者觉得水果越甜越好,但又抱怨吃不出曾经的味道。其实是土壤一直在被种植者破坏,往前5-10年农业领域使用肥料和农药量不是很大,土壤营养均衡健康,草莓原本的味道应该是酸甜适中有香味。但是随着我们传统农业追求高产,产量提高土地超负荷输出,土壤破坏,农业越是依赖工业肥料土壤越差,越差越用越多。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小史他们三人使用黄腐酸增加植物吸收能力,使用枯草芽孢杆菌EM复合菌有机肥改良土壤,还原土壤的生命力。让作物自然的生长,长出记忆中的味道。同时土地又能得到修复。

小史说有一点他们觉得最为重要,就是他们所存在的意义。盈利和挣钱对他们目前来说很迫切很迫切,但如果为了钱开始过分追求产量开始复制传统的种植模式,那么他们就觉得自己失败了!“常熟是座经济发达自强不息的城市,常熟选择了我们,我们也选择了常熟 ,或许很多人会笑我们,只是种了几亩地连产品都卖不好的年轻人,但是我们对这块地土壤的养护,对这块土地下地下水的保护就算无人知晓,我们也问心无愧。”

半天的采访,满满的感动,在写这篇稿子时,有时禁不住眼含泪花,傻傻坚守梦想的他们,那么可爱,那么让人怜爱!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渐渐失去了“傻”的勇气……最近,他们种植的富硒樱桃萝卜和草莓到了采摘的季节,看着这么可人的小红萝卜和草莓,看着这些要实现自我价值的新农民,我决定破例,把情怀做成广告!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能让他们更坚信所选择的路。

延伸阅读:

李中奇:出生于安徽省,2016年南农大学植物保护硕士研究生毕业,毕业后来到南农大(常熟)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工作,从普通员工做到营销服务部部长,获得优秀员工奖、金点子奖,2017年参加江苏省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并进入决赛,2017年7月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创业,9月创办常熟市秾韵果蔬专业合作社,创业至今。

史东铭:我出生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江南对我的吸引来自于诗——“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但是更多是爷爷奶奶的一个夙愿,爷爷是上海人奶奶是淮安人,在他们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响应国家号召选择去甘肃,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无法再回到南方,但他们总是对我说你是个南方人,我明白这是他们落叶归根的期盼,这是我选择在苏州读大学包括在常熟创业的最大原因,我要让他们有生之年看到,我回到南方并立足在南方。

原文链接:http://jkww.chinareports.org.cn/shxw/2018/0121/2893.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编辑:

阅读次数:13

(0)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