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法治周末】德国政府半年组阁未果陷“难产”僵局

2018-02-27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党委宣传部

2018年1月2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达沃斯论坛第二天会议,并发表讲话。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姜姝

1月26日,由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与社会民主党的结盟谈判正式开启。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谈判是在自由民主党退出组阁谈判,联盟党与自民党、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方案失败后的“组阁再平衡”。有分析认为,这种“政治化”的“党争”不仅给德国新政府的组建带来变数,也给默克尔的执政之路带来挑战。

“赢在经济、失在难民”

2017年,欧洲多国举行大选,包括作为欧洲“领头羊”和“发动机”之一的德国。德国大选不仅是本国的一件大事,也是整个欧洲的重要政治事件。与上半年荷兰、法国两国的选举相比,德国大选一度被认为“零悬念”。

然而,选举结果显示,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以及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得票率明显下滑,德国选择党等多个小党表现抢眼。选后出现的组阁僵局更是让很多人直呼意外。在社会阶层分化和利益冲突加剧导致欧洲民粹主义兴起的大背景下,被誉为欧洲“稳压阀”的德国也无法置身事外。

默克尔胜选后,联盟党与其他党派却迟迟未能在组阁问题上达成一致,德国由此陷入新政府“难产”僵局。由于第二大党社民党宣布不参加组阁,去年10月下旬以来,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开始组阁谈判。而谈判破裂令德国政府成为“看守”政府。在习惯于联盟政府、妥协和构建共识的德国,这种政治僵局并不常见。

按照计划,各方本应于2017年11月16日达成初步一致,并形成成果文件,然而这一目标并未实现。去年11月19日是此次四党组阁谈判试探性谈判阶段的最后一天。基社盟秘书长朔伊尔当晚对媒体表示,当天对话的中心争论点是移民问题。联盟党和自民党希望能为德国接纳移民的数量设置上限,而绿党则持相反立场。

此外,各方还围绕气候、能源与财政政策展开激烈讨论。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当晚表示,自民党同绿党间的分歧过大。绿党的安身立命之本就是环境议题,即气候变化,也就是新能源。而自民党所谓的“右”,更强调经济利益。

组阁谈判破裂表面上看是各方分歧严重所致,其深层原因在于德国社会各阶层和地区在内政外交多个问题上的“碎片化”。财政政策、环境政策、对欧政策和移民、难民政策是此次谈判中各方矛盾最突出的4个关键议题。

这些矛盾,凸显出了德国社会在贫富差距、应对外来人口和文化以及处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间关系等问题上的意见分歧。在大选中,选民投票较以往分散的现象,反映出德国社会对未来发展方向感到一定程度的迷茫。

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被认为是“赢在经济、失在难民”。过去8年,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和空前严重的欧债危机冲击下,德国经济逆势增长,在欧元区内一枝独秀。这份亮眼的成绩单离不开默克尔成熟稳健的政策调控,默克尔也因此深得德国选民的普遍拥戴。

2015年,中东难民潮涌入欧洲之际,默克尔力排众议,采取“门户开放”政策,虽然因此受到外界广泛赞誉,并被难民尊称为“德国妈妈”,在德国国内却遭遇强烈反弹,一度令其选情岌岌可危。尽管默克尔及时调整政策,通过收紧难民入境许可、推动欧盟与土耳其签订协议等举措有效缓解难民压力,但仍难挽回大批反移民选民的心。

随着联盟党在大选后执政地位弱化,而极右翼“选择党”异军突起且咄咄逼人,默克尔联合政府在严格控制难民入境、加快遣返非法难民、严厉打击违法难民等一系列难民政策上,恐怕将进一步转向保守。欧洲政策中心研究部主任艾曼努伊里迪斯指出,在德国国内的相对困难处境,也将影响到默克尔在欧盟层面的领导地位。

联合政府的“权势博弈”

2017年年底,在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关于“政治责任”的呼吁下,社民党决定同联盟党进行试探性谈判。双方就组阁问题展开的试探性对话于今年1月12日达成原则一致,并公布了试探性对话的最终成果文件。双方在移民、税改等主张上各自作出了较大让步。

此前的“牙买加联盟”谈判破裂,令默克尔陷入执政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德国面临重新大选、组成少数派政府或让社民党态度转变的三种可能。在极右翼民粹主义抬头的背景下,社民党逐渐改变了坚决拒绝的态度,使大联合政府的组建成为可能。

2018年1月7日,社民党同联盟党展开试探性对话,内容涉及财政、能源、移民政策等15个主题。双方的试探性对话于1月12日达成原则一致,并公布了试探性对话的最终成果文件。

根据文件,在移民和难民问题上,双方同意每年德国接收难民人数应限制在18万至22万人以下,部分难民家属来德国团聚的权利也将被严格限制,接收难民的程序将更为严格。

在财政问题上,社民党提出的对高收入群体增税计划被否决,但医疗保险经费来源将按照社民党的规划,由雇员和企业承担相等份额。联盟党提出的全面取消支援原东德地区建设的“团结税”被否决,双方同意在2021年前将这一税种逐步减少10亿欧元。

此外,双方还同意,加强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支持,包括在财政上向欧盟提供更多资金;加强对儿童养育和教育、科研领域的投资;出资促进长期失业人群更好地融入就业市场;制定中长期阶段性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计划等。

不过,此次特别党代会的表决结果并不意味着社民党与联盟党必然会联合组阁执政。由于社民党内左翼和“青年团”的强烈反对和两党之间的分歧依然严重,联合执政的愿景存在变数。社民党要求联盟党在移民和医疗保健等问题上必须作出让步。社民党副主席劳特巴赫表示:“社民党现在必须与联盟党展开一场艰苦的谈判,不然我们的党员不会接受最终的结果。”

目前,德国联邦政府依旧由上届政府人员组成的“看守内阁”代理。按照惯例,“看守内阁”无法作出重大政策决定。如果本次联合执政谈判成功,默克尔可能会在3月底前后开始自己的第四任总理任期。这也意味着,这次组阁历时半年,创下德国最长的组阁纪录。《柏林日报》认为,大联合政府是一种妥协,也是对陷入组阁僵局的德国最现实的选择。

欧洲政策中心研究部主任艾曼努伊里迪斯分析认为,与过去12年的执政经历相比,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将变得更加艰难复杂,她将受到来自联盟党内部、执政伙伴以及反对党的多方掣肘与挤压。

德国发动机“倒逼机遇”

德国的选举、组阁一直被视为欧洲及西方政治是否稳定的象征。此次组阁谈判失败无疑给德国新政府的组建带来变数,也令默克尔面临执政10余年来最严峻的局面。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1月25日发表公开信,敦促默克尔尽快组成一个强有力的联合政府。容克说:“在复杂严峻的全球挑战面前,欧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个稳定而有力的德国政府,从而积极帮助欧洲塑造未来。”

与国内变动不居的政治氛围相比,德国外交今年却展现出另一番景象:积极倡导自由贸易和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坚定维护欧洲一体化,积极推进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推动建立共同的军事与民事行动指挥总部等。

当前,经济增长乏力、英国“脱欧”、民粹主义等为欧洲一体化进程投下阴影。在法国国力相对衰落之时,德国作为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支持者,俨然已成为欧盟的执牛耳者,其对地区一体化进程的推动作用更加凸显。

智库德国外交关系协会研究主管达尼埃拉·施瓦泽表示,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提出改革欧盟的宏伟计划,这让团结欧盟、重塑“法德轴心”成为德国新政府的机会和责任,未来德国将与法国合作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

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大选之后的德国应该不会软化立场。欧洲政策中心首席执行官祖里格表示,德国大选不会令英国脱欧谈判变得更加容易。因为,默克尔领导下的新一届德国政府,必须表现出与其他欧盟27国团结一致的坚定态度,并释放出明确信号:脱离欧盟不会得到好处。

关于备受瞩目的法德轴心问题,欧洲政策中心资深政策分析师拉波尔德认为,随着默克尔在此次大选后执政地位的相对弱化,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国内支持率的下滑,法德联手推动欧盟改革的雄心和力量将受到制约,除非他们作出重大妥协,否则将举步维艰。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为美欧跨大西洋关系带来不确定因素,德美关系也面临考验。在德美关系的价值基础受到侵蚀的情况下,德国在推进全球化进程中需要并且也正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当前,德国经济增长强劲,失业率创两德统一以来的新低,这将为解决诸多社会问题提供强大的经济支持,因此,无论组阁谈判结局如何,德国在2018年将会延续当前政策取向,“倒逼机遇”,继续扮演欧洲的稳定力量。

(作者系南京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国际关系博士)

原文链接:http://www.legalweekly.cn/article_show.jsp?f_article_id=15451&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编辑:

阅读次数:73

(0)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