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农“鸽”硕士的产业“孵化”记

发稿时间:2020年10月20日来源:南京农业大学作者:党委宣传部 赵烨烨

  烈日下,头顶大草帽的南京东晨鸽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善金正在为他的几万只蛋鸽筑“新巢”。

“这是我们的新厂房,26栋鸽舍,占地67亩,未来将作为商品蛋鸽种源基地,喂料、饮水、空气净化、喷雾消毒将全部实现微电脑控制。”

今年的54日,徐善金刚刚荣获2020年南京市青年“五四”奖章,他是59位获奖者中唯一投身农业的“新农人”。2011年,他从南农动物科学学院动物遗传与育种专业毕业。而5年前,他的蛋鸽事业也正是从“五四”青年节这一天起步的。

“这一奖励,是对我这5年投身大农业创业的最好鼓励,更是莫大的鞭策。”  



一头扎到鸽子群里“搞科研”

30年前的六合东沟,家家户户养鸽子,“乳鸽之乡”美名远扬。但是2013年的一场禽流感,却让鸽农们一夜之间一蹶不振。此后,当地政府绞尽脑汁希望重振鸽业,都收效甚微。

“那会儿全镇的干部带头养鸽子,都拉不动大伙儿的积极性……”年过花甲的时任龙袍兽医站站长王宗洲,回忆起当年东沟鸽业遭重创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

而此时的徐善金,刚刚从苏州的一家鸽业公司辞职,准备自己大干一场。

“我是学家禽养殖的,要想做‘专’下去,就得自己干。”鸽蛋是绿色食品,富含氨基酸和人体内所需的维生素,被誉为“动物人参”,在大中城市高端人群中的需求量非常大。徐善金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决定另辟蹊径,将蛋鸽养殖从肉鸽养殖中分离出来,专注蛋鸽,形成一种新型养殖模式。

徐善金硕士研究生时曾在东沟实习,创业选址的时候,他决定将自己的公司“筑巢”在这里。

“家家养鸽子,为啥鸽农富不起来?”根据当地的产业现状,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徐善金思考再三:传统的养殖方式成本太大,必须进行技术革新。

其实,早在公司打工时,徐善金就发现限制蛋鸽养殖业的发展,存在两个大难题:一是产蛋率低,平均每对蛋鸽年产蛋只有65枚左右;二是蛋鸽雌雄难辨,小鸽子要长到4-5个月龄才能从外观、行为辨别出公母,这期间公鸽饲养的饲料成本就会被大大浪费。

蛋鸽行业急需要一个高产且能够公母自别的新品种来解决这两大难题,支撑产业未来的发展。“我的研究生专业方向是家禽遗传育种,我想自己试试看培育出更优良的品种。”

徐善金说,袁隆平是他从小的偶像,鸽种的培育跟袁隆平的水稻培育是一个原理,也是不断地杂交选优。下定决心后,徐善金不仅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科研上,更是每年拿出15%-20%的经费用于科研。

公司85后的年轻主管赵恒林一开始特着急:“公司刚刚起步,那会资金本身就很紧张,徐总投那么多钱去搞科研,短时间还看不到收益,我们还真是担心啊……”

一边白手起家维系公司的正常运营管理,一边沉下心来安心研发。创业5年,自己就在鸽舍旁搭了一个不到10平米的红瓦房,日夜听着“咕咕”声,一住就住了4年半,连6岁的女儿当年都是在鸽厂里学会走路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几年,在进行了一系列的规模试验之后,徐善金培育的鸽种已经到第四个世代,种鸽产蛋量比普通蛋鸽提高了23.1%,每只鸽年产蛋量从65枚成果提高到80枚。

“来,看这里,有灰色羽毛的就是母鸽没错了。”此时,他的培育出的自别雌雄系蛋鸽新品种,在小鸽子满月就能鉴别性别的技术也日益成熟,足足比行业内通常的鉴别时间早了三个月,这样满月的公鸽就可以直接当乳鸽出售,母鸽则留下做蛋鸽,大大节约了饲料成本。如今,由徐善金主持研发的这一公母鸽自别技术成功率已达99%,公司也拥有种鸽群体数量50000对,获得5项国家发明专利。

“现在是真正懂了什么才叫科技是核心动力,要不是当初徐总下定决心搞科研,公司也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赵恒林笑着说。



“鸽业小区”里的“总司令”

“小鸽子是不会自己吃食的,都靠母鸽子一口一口喂大。”

创业5年,奋斗5年,安家5年,六合东沟也成了徐善金的“第二故乡”,看着自己的厂子一步步成长起来,小徐开始琢磨怎么能帮衬着身边的父老乡亲们一起儿干起来,一块儿富起来。

回忆起自己创业一路走来,吃过的苦,流过的汗,“当时哪怕别人一丁点儿的帮助,对于我来说都是雪中送炭。”徐善金开始将目光聚焦到“返乡青年”群体,看到他们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希望自己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教训,能让有创业理想的“小年轻们”少走一些弯路。

“喂食、治病、管理、运输,反正我想学什么,徐总就教我什么……”今年刚满32岁的李东之前一直在外打工,2016年来到徐善金所在的“鸽业小区”,一点点儿地跟着他学习养鸽技术。徐总不仅不收学费,还给小李发工资。

学着学着,李东不仅自己当起了小老板,拥有了5000对种鸽,还把厂子“就近”安在徐善金公司所在的“鸽业小区”。“这样遇到困难,去向徐总请教,方便啊!”

“鸽业小区”是当地政府为养鸽农户集体打造的鸽业专业合作社。现有包括徐善金公司在内的数十户养鸽大户进驻。有学历、懂技术、善钻研的徐善金,不仅是大家免费的技术顾问,更成为大家公认的行业“司令”。

当然,这种信任也是在点滴的相处中一点点建立起来的。

同在一个“小区”朝夕相处,有一段时间,徐善金发现鸽农们喂养鸽子还是人工喂料,不仅浪费人力成本,还浪费粮食。于是,他便尝试将自己公司的新型半自动化料盒向鸽农们推广。试用没多久,大伙儿就发现,喂料方法的改变竟能为每年节约成本3-4万元,利润至少提高了5%

“这个总司令认定了!”大伙儿都心服口服。

就这样,在“鸽业小区”里,从繁育到喂养,从运输到销售,徐善金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经验教训传授给大家,有问题大家一起探讨,有困难大伙儿一起解决。

  

“小鸽子”反哺大产业

“小徐来了5年,我看着他的厂子一步步成长起来,如今在他的带动下,不仅镇上鸽子的饲养量上来了,还帮我们们挽回了东沟乳鸽的名片招牌!”王站长感慨,当年政府绞尽脑汁没干成的事儿,让这个80后小伙子给干成了。

在徐善金的带动下,当地的乳鸽产业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有了和鸽农们朝夕相处的合作基础,徐善金开始着力打造的“公司+返乡创业青年+合作社”的行业发展模式,他把自己公司培育的蛋鸽新品种推广给大家,然后回收他们的产品进入公司的线上、线下的平台,进行统一包装、统一品牌、统一标准的销售和深加工。

“我们不用担心销路,这次‘新冠’疫情爆发,要不是徐总带上我们‘抱团取暖’,我的小厂早就不在了。”李东说,跟着徐总一起,特踏实,自己的小厂也无形中增强了抗风险的能力。

“我准备将这种农村合作社模式逐渐转型打造成鸽业示范联盟,让大家合作起来共同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实现真正的合作共赢。”几年来,公司累计带动20名青年创业或就业,带动及发展农户50余户。

2019年,徐善金成功入选第十一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

回顾这5年,徐善金清楚地记得,创业第一年,公司销售额200万;第二年,400万;此后,800万,1600万……每年的销售收入都在翻倍增长。

2020年,我们希望能突破3000万。应该说这5年我的企业幸运地度过了一个起步期,希望明年开始能进入加速发展期,在产业化方面全面铺开。”

蛋鸽新品种选育、营养饲料研发、中草药无抗养殖、智能化人工鸽舍系统……徐善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打造出一整套蛋鸽养殖繁育产业,立足江苏,面向全国,开拓海外市场,建成一个初具规模的产业示范基地。

如今,徐善金已经与自己的母校——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建立起种鸽、蛋鸽产学研试验基地,多项合作课题正在和学院的教授们一起如火如荼的合作开展。

疫情期间,南农大党委书记陈利根专程去看望了徐善金,叮嘱他:“放心依托母校学科优势,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为当地经济发展多做贡献。”

“把现代科技带入传统养殖行业,大有可为。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创新探索,成为可以让农民创收、农业增收的新时代‘养鸽人’。”徐善金备受鼓舞。


  

  

  

  

  

  

  

  

  

  

  

编辑:许天颖

阅读次数:453